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蚰蜒为什么说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具有超凡的政治远见?(全)-北京论坛

为什么说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具有超凡的政治远见?(全)-北京论坛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北京论坛

法国总统来华访问,中国都会提到一句话:“法国是第一个同新中国正式建交的西方大国再向佛山行。1964年,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以超凡的政治远见,作出两国建交的历史性决定,不仅影响了当时的世界格局,也对今天世界发展有重要意义。”
这既是中国人念旧情,不忘老朋友的一种表达方式,塔琳托娅也是对新一代法国领导人寄于希望。
法国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大国,就必须拥有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不能被超级大国所左右。
五十四年前,中法建交就像一枚“外交核弹”,震撼了整个世界,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
然而中法建交之路并不平坦,从1958年互相试探到1964年正式建交,耗时六年,曲折颇多,一言难尽。随着外交档案陆续解密,更能令人体会到当年中法两方各自承受的压力,以及领导人的非凡远见。

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虽然缘悭一面(戴高乐原定1970年冬天访华,不幸却在1970年11月去世,1973年蓬皮杜总统替他了却了这个心愿),但他们共同栽培的中法友谊之树,令后世子孙受益良多。
毛泽东的外交战略
六十年代初,中国怼美帝,反苏修,还揍了印度一顿,表面上看,在大国里面没朋友。
毛泽东,周恩来却将外交突破口放在了法国身上,英国虽然在1950年就承认新中国,但只是半建交状态,英国在联合国还支持台湾非法代表。而戴高乐许多做法得到了中国的认可:
一,独立发展核武器的愿望。
美苏英大搞核裁军把戏,要禁止其它国家核试验。法国不干,美国指责法国核武想法是“危险的”,西方阵营里有美英核保护就够了。
所以中国对法国拒绝参加核裁军会议的立场高度赞赏。
二,法国在北约内部要求得到与美国平等的地位,被美国拒绝,因此法国收回了地中海舰队,大西洋舰队,空军中队的指挥权,赶走美国部署在法国战略轰炸机。
三,法国不同意将自己的空中防卫系统交给北约管理。
四,戴高乐一票否决了英国加入欧共体(欧盟)的申请。
法国在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曾打算承认新中国,但在议会投票时该提案被否决。
美法矛盾,英法矛盾,都是法国接近中国的动力,这一点,毛泽东看得很准。
原先我们基本不跟法国官方接触,在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之前,法国内阁极不稳定,跟他们讨论建交事宜纯属浪费精力,最重要沟通渠道是法国共产党为代表的左翼政治力量。
1958上戴高乐执政后,法国政坛趋于稳定,这时中国开始酝酿和调整对法政策。
从外交空间上来说,非洲有一大批法语系殖民地国家,如尼日尔,中非共和国,乍得,喀麦隆,贝宁,科特迪瓦,吉布提等,虽然陆续独立,但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上仍受到法国操控。中法建交之前,这些小国是不敢先跟中国建交的。
从对外贸易来说,中国需要拓展贸易空间。在美国全面封锁之下,我们很难在国际上进行正常的贸易活动。
而法国企业界有与中国贸易的意愿,我们急需的材料和设备可以从法国获得,这对中国实现工业化进程非常有利。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法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欧洲领导者之一,是西方阵营中重要成员,中国要打破霸权主义国家的包围,法国是重要的突破口。
然而,毛泽东不是用示好的方式来实施外交战略,而是以斗争促建交。1957年主席在接见东欧代表团时就说过:对于西方主要国家,现在主要是和他们斗争,而不是建交。
总之,中国不急。
中法分歧
二战之后,法国在西方阵营中处处受制于人,大国地位一落到底,国内政局动荡,经济有待恢复,只能对美国言听计从。
戴高乐上台后秦国四雄主,在国内形成戴高乐派,国际上被称为“戴高乐主义”,戴高乐有大国野心,这是一位法国领导人应有的野心,但首先要摆脱被美国钳制局面。
依靠美国来抵御苏联威胁,还是积极与苏联接触,建立互信关系?戴高乐选择了后者陈智豪,也意味着得罪美国微推推。没有勇气和智慧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戴高乐把法国定位为“东西方沟通桥梁”,跳出意识形态束缚,做一个独立自主国家。
中国对法国恢复大国地位非常重要,戴高乐认为只要涉及亚洲事务,没有中国参与,就不要谈什么战争与和平。
然而蚰蜒,中法之间存在着原则性矛盾,首先是阿尔及利亚问题,它关系到法国核心利益。
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却丝毫不肯让步。
地中海南岸的阿尔及利亚是法国最重要海外殖民地,战争时是法国本土防卫屏障,和平时又是法国向非洲扩张影响力的跳板。另外,法国控制阿尔及利亚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财富,对法国经济重要性不言而喻。
50年中期,阿尔及利亚发现油田,又提升了它对法国的重要性。
阿尔及利亚人民渴望独立的呼声却越来越高,从政治抗争发展为武装斗争,为了扑灭独立之火,驻阿法军兵力高达四十万以上,但就是打不赢几万人枪的“叛军”。
阿尔及利亚不关中国的核心利益,但是中国一直坚决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1958年9月19日,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成立。法国宣布它为叛乱组织,向全世界发出警告,要求大家不得承认临时政府。
中国在9月22日宣布承认临时政府,并邀请阿尔及利亚代表团访问北京,毛泽东主席亲自接见。
以毛主席的威望,这次接见对全球反殖民主义斗争鼓舞非常大,法国极为难堪。
除了道义上的支持,中国还进行军事援助,大量军火源源不断来到阿尔及利亚。
法国媒体甚至认为中国军事顾问在指挥阿尔及利亚独立武装,陈毅外长在1961年否认了中国军事顾问的流言,但他又表示中国对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帮助还不够。
1961年2月8日,毛主席在杭州南屏接见了法国一名社民党(在野)领袖(参议员),毛主席为什么对此人感兴趣?没有答案。
毛主席告诉他,阿巴斯总理(临时政府)说法国将军也在学习毛泽东游击理论国房网福州,以用来扑灭阿尔及利亚游击队,这是徒劳的。
主席向法国政坛传递一个信息:殖民主义者必将失败,法国应当认清这一点。
参议员回国后,积极推动阿尔及利亚独立进程,在当时,阿尔及利亚非但不是法国钱袋子,反而是消耗法国国力的无底洞。

这名社民党领袖就是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
戴高乐希望中国放弃对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以作为中法建交前提,被中国拒绝。法国内阁认为正是因为中法没有外交关系,所以中国根本不用顾及法国外交抗议丹青厌,行动上无所顾忌。
法国政坛达成一个共识: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当务之急,有了中国这个渠道才能更好地处理阿尔及利亚问题,体面结束这场非正义战争,有利于法国在非洲根本利益。
中国为什么要如此坚决支持阿尔及利亚解放运动?甚至不惜让中法建交进程陷入僵局?
一,反殖民主义是我们的原则,不能用来做交易。
二,我们在阿尔及利亚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个被压迫民族需要中国帮助,中国不能不伸手。
三,我们过去受过压迫,中国不援助被压迫民族,脸上无光(陈毅1961年2月7日原话)。
事情进展如毛泽东所料,1962年3月18日,法国政府与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签订《埃维昂协议》,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中法关系之间最大障碍消失了陈建真,周恩来总理马上指示进一步开展对法工作。
如果当年毛泽东主席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妥协,会如何?不但第三世界国家会感到失望,而且法国在压力消失之后,会变得更强硬。
今天一些学者,专家会认为阿尔及利亚远离中国,跟我们利益关系不大,不妨当成筹码,以加速中法建交,肯定有许多人觉得有道理。
这就是外交唯利益论者与毛泽东主席的差距。
阿尔及利亚问题解决之后,中法建交迎来第二个难题,这次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就是台湾问题。
而台湾问题又是美国破坏中法关系的一件利器。
美国的角色
中法建交跟美国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作为西方阵营领导者,美国不允许任何一个“盟友”单独跟中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对于法国更是严防死守坏男花园。
一,中法建交将破坏美国遏制中国的全盘战略。
二,中法建交损害了美国在东南亚利益。
三,中法建交将推动其它西方国家与中国建交。
那么美国要扮演的角色很明确了:破坏者。
北京,巴黎,华盛顿之间就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特别是巴黎与华盛顿之间的斗智斗勇。
CIA一直盯着中法两国各层面的接触,1962年之前,美国认为中法建交可能性很低,因为阿尔及利亚问题是中法建交的最大障碍。
所以,美国起初并不着急。到了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之后,中法关系之间最大障碍不复存在,这下美国警惕性一下子就提高了。
1963年9月,CIA向白宫提交《重新评估法国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报告,有许多迹象表明戴高乐有意甩开美国,单独与中国建交。
然而白宫还是持乐观态度,因为法国外长对肯尼迪总统表示法国没有承认红色中国想法。
10月23日,法国前总理富尔以私人身份来到北京,法国媒体纷纷猜测富尔此行动机。CIA提醒白宫,富尔是法国官方代表,决不是什么东南亚旅游者。

实际上CIA判断是正确的,富尔在亚洲绕一圈,真正的目的地就是北京,肩负着重要的特殊使命。除了谒见毛泽东主席之外,他还要与周恩来总理举行关于中法建交的正式谈判。
CIA当然不会知道,富尔身上携带着戴高乐总统亲笔信,信不是写给毛主席的,而是以写给富尔的方式来作为身份证明材料。戴高乐在信写道:我重申我对你会见中国领导人的重视,请相信,我相信你所看到的和你所听到的一切。
这说明富尔实际上就是总统特使,中国对他的接待规格也是照此办理。他与周总理谈判内容都围绕着中法建交问题。
这时,离中法正式建交只有一步之遥,富尔来华是公开的美味天王,但使命是绝密的。CIA从柬埔寨得到消息,富尔在出发亚洲之前曾与戴高乐共进午餐。
这基本可以确定富尔此行与中法建交有密切关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美国决定马上采取行动进行干预,要对戴高乐,法国内阁,法国国会全面施压,枪打出头鸟。
就在最关键的11月,人算不如天算,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被暗杀身亡。美国家里出大事了,忙着权力交接,法国这头就暂时顾不上了。
约翰逊总统接任总统后,CIA继续提醒他中法在靠拢。12月5日,美国驻巴黎大使波伦求见戴高乐,直接询问法国与中国的关系进展。
戴高乐面无表情,只说目前没打算跟中国建交,但早晚会有这一天。波伦就不敢再追问下去。法国是个小国的话,美国大使绝对会厉声责问。
16日,北约高层会议在巴黎举行,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再次就中法问题向戴高乐直接询问,戴高乐已经不耐烦了,美国居然在北约场子里问中国的事情。
戴高乐告诉美国人,孤立中国对西方没好处,如果西方愿意跟中国建立关系,有助于改变中国人的好战性格。
腊斯克干脆把话挑明,“根据总统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法国正准备跟中国建交?”
戴高乐说无法谈论有关将来的事情,但保证任何行动之前会通知白宫。戴高乐的回答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但没想到美国对他进行舆论绑架。
17日,美国国务院发明公开声明称戴高乐将军已经向美国保证:法国没有承认红色中国的计划。
这种手法非常阴毒:
一,法国不敢跟美国公开争吵,只好推迟与中国建交计划。
二,法国如果与中国在近期建交,说明法国背信弃义。
18日,法新社马上发布声明,称法国在承认中国问题上拥有完全的行动自由。
这等于将美法矛盾公开化,除了戴高乐,欧洲当时还看不出哪领导人敢这么干。
1964年1月9日,中法两国在瑞士达成建交协议,当天,富尔接受《费加罗报》采访,公开阐述了中法建交理由和逻辑。
白宫发言人公开表示反对法国承认红色中国。
1月15日下午两点,法驻美大使阿尔方正式通知美国,法国已经决定与中国建交。美国国务院当场表示反对,说法国的行为除了给法国带来所谓的独立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但在白宫内部,约翰逊总统承认美国无法操纵戴高乐,木已成舟,接下来只能阻止更多的国家向中国跑去。
戴高乐将军在最关键时刻没有被美国吓倒,而是以硬对硬,这是他的一个历史闪光点。也证明了美国的确是只纸老虎。
美国在中法建交已成定局的情况,仍不甘心,它动用了一张王牌,就是蒋介石……
法国军方与阿尔及利亚独立武装经过七年多战争,终于在1962年3月18日达成《埃维昂协议》,法国正式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7月3日阿尔及利亚宣布建国,结束了法国对它长达133年的殖民统治。

对戴高乐来说,阿尔及利亚独立意味着它甩掉了最大的一个政治包袱,同时扫清了中法建交的最大障碍。
中国与法国建交谈判进入了第二阶段,这时,中国外交人员开始与法国官方直接接触,不再通过法国共产党。
北京也不用再为了顾及法共利益,而有意避开与戴高乐政府沟通,因为中苏关系破裂之后,法共跟着苏联跑了,在中国眼中法共当然是一群小“修正主义分子”。
周恩来总理指示有关部门邀请戴高乐心腹要人访华,法国前总理富尔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在1963年10月22日来到北京。
CIA注意到富尔住的不是外宾常住的北京饭店,而是钓鱼台国宾馆,这更加证实了“自由旅行者”富尔此行肩负着特殊政治使命。
美国的压力没有令戴高乐屈服,阿尔及利亚问题也已经解决,但是中法两国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台湾。这是一个绕不开的障碍,也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台湾问题
抵达北京后的三天时间内,富尔与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举行了三轮正式谈判,在大方向上两国有着高度一致,对于建交都抱有真诚态度。
富尔承认法国在1949年没有承认新中国是一切麻烦的开始刁琳琳,过去的一页就让它翻过去花心赌圣,主要还是应当研究如何发展将来的关系。
周总理同意他的看法,并高度赞赏了法国拒绝参加莫斯科三国禁止核试验条约的会议。法国走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说明中法建交时机已经成熟。
当周总理提出法国如何对待与台湾当局关系时,双方陷入了僵局。
法方立场:
希望采用简单程序与中国完成建交事项,法国不愿意中国强加给它不愉快的,有失体面的条件。
法国不想给国际舆论留下一种印象,即法国是在红色中国压力之下,而与台湾当局断交,并驱逐国民党代表。
也就是说,法国不愿意主动跟台湾断绝关系,而想在中法建交之后,自然地“赶走”台湾当局代表和驻法机构。
中方立场:
周总理问他一个问题:法国与中国建交是否需要跟西方盟友协商一致?
富尔再次强调法国完全独立,不需要看谁的脸色。
周总理第二个问题:法国是否想学英国的“半建交”模式?一边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边又在联合国支持台湾当局。
富尔表示法国从不主张“两个中国”,一个中国就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戴高乐跟蒋介石在二战时期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使得法国无法“粗暴”地赶走蒋介石代表。无论在程序上还是情感上,法国都不能这么做。
周总理认为,戴高乐将军是政治家,他与蒋介石的个人关系不能影响到国家关系摩拉菲尔,一个中国原则不可动摇,坚决反对制造“两个中国”的做法,不要指望中国会在这个问题有任何让步。
最后富尔提出三种解决方案:
一,简化建交程序,两国互派大使。
二,互派大使,在建交声明中加入法台互撤外交人员。
三,用埃及模式,先承认新中国,冷落台湾当局代表,逼台湾主动提出断交婴儿日记。
三种方案,周恩来都认为并不理想,中国不会接受第一种,法国不会接受第二种,第三种做法有点尴尬,纳赛尔能做,戴高乐未必能做到。
最后,所有问题集中到法国与台湾当局断交方式上。
今天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国家与中国建交之前,都要先跟台湾当局切断关系,这成为一种惯例,但在1964年,这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法国认为,我只要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建交,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台湾问题。最重要的是,请中国一定要相信法国没有任何搞“两个中国”的把戏。
这是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的承诺。
周恩来不会把“台湾问题”解决寄托在外交承诺上面,如果中法建交,而台湾当局驻法机构仍然存在,这会给将来与其它国家建交留下模糊空间。
休会三天,大家冷静一下,富尔夫妇去了山西旅游,中方谈判团队也重新部署了谈判策略。
重开会谈时,中方提出了新的方案:
一,法国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唯一合法的中国政府。
二,法国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不再支持台湾当局代表权普益投。
三,建交后,法国撤回驻台外交人员,台湾代表同时撤回。允许少量台湾人员留在法国处理民间事务臧苗苗,但不再拥外交人员身份。
毛泽东主席对该方案(《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批复:很好,照此办理。
这三点不对外公开,这是中法之间的默契。
其实法国和中国都知道最最最理想的局面就是:蒋介石得知中法即将建交后,主动宣布与法国断交。这样,就没有任何为难的问题了。
蒋公闪亮登场
1964年1月15日,法国正式通知美国关于与中国建交一事,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邦迪判断到中法能否顺利建交,蒋介石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破坏作用。
只要蒋介石不生气,不撤走“外交代表”,将拖住中法建交进程。邦迪建议约翰逊总统向蒋介石表明美国这个态度。

蒋介石成了一张王牌,如果蒋介石不不主动断交,那么:
一,北京不可能跟巴黎保持外交关系,就算建交也会断交。
二,北京如果因此向巴黎施压,会造成中法不睦,建交效应大打折扣。
三,法国在被逼无奈之下与台湾断交,等于告诉全世界,与新中国建交将意味着牺牲在台利益,其实就是得罪美国。
1964年1月15日,戴高乐写信给蒋介石,告知此事,但没有提及断交一事。信是由二战时驻重庆的法国代表贝志高亲自送到台北,以视重视。
蒋介石当晚召开最高级会议,无奈和苦涩的气氛充满整个会场。
娘希匹,“汉贼誓不两立”!匪来我走。蒋介石有断交念头,在复信中提醒戴高乐,承认北京没好处,印度不是承认了吗?被打了一顿。
16日,约翰逊总统也写信给蒋介石,劝他不要冲动,约翰逊说,这是毛泽东和戴高乐的赌局,中法都在赌蒋介石会主动断交,“您的耐心将引起毛泽东的极大尴尬,会大大减少中法建交的预期目的。”
总之,老蒋你别冲动呀,千万不要冲动。
蒋介石就不再坚守“一个中国”原则,但又马上答应美国,他当然知道美国是将他当成工具,蒋介石想捞点好处,总不能给美国白白利用。
美国非但不给台湾好处,还派了中情局二号头目,原驻台北站长克莱因前往台北,当面向蒋介石陈述约翰逊总统的立场。
如果蒋介石要跟法国断交,美国将抛弃台湾 。
1月27日,克莱因与蒋经国第三次举行会谈,蒋经国表示如果法国主动宣布断交,就没有什么可选了。如果法国态度不强硬,台湾可考虑美国的建议。
这时,台湾当局已经准备赖在巴黎不走了。当晚,“外长”沈昌焕对法国表示严重抗议,但不提断交两字。
台湾要赖在法国,戴高乐对蒋介石的判断明显出错,而毛泽东,周恩来是何等了解蒋介石。中国早就留了后手,如果台湾不走,一切暂停,难堪的是法国。
1月30日,毛主席在接见法国议会代表团时指出:你们不要学英国人,要我们承认“两个中国”或“一个半中国”,那都不行,这一点不搞清楚,我们就不派大使到你们那里,也不接纳你们的大使来中国,事先跟你们讲个清楚。
周恩来总理人在索马里访问,他对法新社老总特赛兰表示坚决反对”两个中国“政策。
戴高乐被刺痛了,再发展下去,法国将颜面大失,他对蒋介石的确动怒了。15日那封信就是分手告白,老蒋若要分手费,法国也会给他补偿,但是蒋介石在美国怂恿下,赖在巴黎,”大使馆“工作人员,上班仍旧苜蓿柿子。
2月6日,戴高乐给外长顾夫写了手谕,让他去告诉台湾代表,法国将不承认其外交人员身份。意思就是,你不走,我也会赶你走。
结果台湾代表还是继续充耳不闻。戴高乐压力越来越大,英国佬已经在冷嘲热讽了,看把你能的?
2月10日,法国驻台北代表向台湾当局撂下狠话,北京外交使者抵达巴黎之时,就是台湾代表被驱逐之日。你何必搞得大家都这么难堪?
当晚,蒋介石下令“外交部”宣布跟法国断交。
老蒋整个心路历程,后人很难判断,但有一点,蒋介石在一个中国立场上有投机心理,这种心理给后来的台湾当局带来了非常不好的示范。
台湾今天在国际场合,一次又一次表演无赖行径,不是偶然的。
5月27日,法国首任驻华大使佩耶抵达北京,31日递交国书。
6月2日,中国首任驻法大使黄镇抵达巴黎,7月6日递交国书。
中法建交这一曲折历程,终于划上圆满句号。
美国还是不甘心,当时中国还与西德在瑞士有外交接触,结果西德总理6月份访美时,约翰逊当着他的面大骂戴高乐,这是骂西德听的。西德总理哈罗德和外长施罗德当场表态,西德与中国没有建交计划。
美国还嫌不够,要西德总理在记者会公开说明,西德只好照做。中国马上叫停了与西德的外交接触。
中法一建交,日本就坐不住了,池田首相试探了一下美国对中日建交态度,结果碰了硬钉子。池田马上表态,哪怕全世界都跟中国建交,日本也愿意当最后一个建交者。
美国摸摸日本的狗头表示很满意,池田对日本民众又说:“戏上演时,主角不会马上登场。”这就是日本人的阿Q心态。

中法建交历史意义就不再过多述写了,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在没有红地毯的情况下,来北京访问,把盟友吓得一楞一楞的。
如果没有毛泽东为代表的第一代领导人的远大目光和斗争智慧,就不会有如此丰硕的外交成果。

一代伟人,开万世之基业!必须铭记。

王立华大校的新著作《一师毛泽东 要为天下奇》,定价78元。
如想购买此书的朋友,请扫描下面的微信二维码订购。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88 2018 05 13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