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蜗居什么意思为怀龙种,妃子入宫竟然要做这些准备!-尾巴阅读

为怀龙种,妃子入宫竟然要做这些准备!-尾巴阅读

孝康五十七年十一月十三,大雪。
后来人们才知,原是有惊天动地的事要起,老天爷才要大地缟素。
孝康帝崩,新帝登基的消息传到江南时,已是腊月,家里本该忙着准备过年,然因大行皇帝薨一切从简,宁嗣音长那么大,头一回消消停停过个腊月。
这日是腊八,小丫头送来腊八粥,一边说:“真是奇了,表舅老爷竟来了我们家,我听周妈妈讲,太太嫁给我们老爷那么多年,这个表舅老爷从不承认有我们这房亲戚。当年老爷受牵连出事儿时,太太带着大少爷登门去求,表舅老爷连门都不开,叫一个小厮送出来二十两银子就把我们太太打发了。当年太太就发愿,这辈子也不认这门亲戚,没想到他如今竟亲自登门,倒不嫌弃我们家寒碜了……”
丫头口中的表舅老爷,便是宁府太太蓝氏的表兄梁富硕,因与先帝梁淑妃是宗亲,从来自恃颇高,嫌弃表妹嫁给了宁老爷这个穷教书先生麦乐送电话,故而与她十几年不相往来。
宁嗣音今年十七岁,当年父亲险些出事时她还是襁褓里的奶娃娃,对这些往事不甚了解,丫头这么说,她听听便罢,唯惦记家里来了客人该不该去行礼。
正寻思着,外头熙熙攘攘来了人,宁夫人打头进来,亲自掀着门帘让进来一位贵妇人,那贵妇人一身镂金丝牡丹如意缎袍,坎肩上的风毛洁白如雪,似上等狐裘,发髻上只缀翡翠珍珠,稳重而华贵。相形之下,只穿了蝶纹棉袍的宁夫人显得黯然无色。
嗣音还未反应过来,便有母亲拉了自己到那贵妇人面前说:“音儿,这是你表舅母,快磕头。”
嗣音顺从地跪拜下去,那贵妇人忙搀起来,顺着从手腕上褪下一只金钏戴在嗣音手上,再上上下下将外甥女儿打量,啧啧道:“真俊,好模样好模样,难怪说外甥像舅,这孩子还真有几分像你的表哥,一会子他瞧见了也一定欢喜。”
“嗣音啊,快去换一件衣裳,一会儿随娘去见你舅舅。”宁夫人这般说,一边搀扶那舅母到一边坐,嗣音依稀听得母亲说,“性子是温和的,只是骨子里是要强的犟主儿,从小随他哥哥一起念书,他父亲也由着她,针黹上我虽盯着,却总不大好,往后还请嫂嫂多费心。”
那舅母则说:“不打紧,去了那里,还凭她做什么女红蒋建琪。”
再后来,嗣音去了里间换衣裳,便听不见了。只是她本想穿那身新作的素藕色棉袍去见客,但周妈妈却说不可,而从箱子里翻出来一身她很少会穿的绯红色吉服,还给她梳了八宝髻。嗣音猜想母亲是怕自己太朴素,叫舅舅瞧不起。
穿戴齐整后出来,表舅母又是赞叹一番,继而便和母亲一起领着自己去了外厅,那里父亲正陪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说话,男人一见自己就呵呵笑开:“好模样,有我梁家的品格,表妹啊,你好福气。”
嗣音跪下磕头水晶岩城,喊了:“舅舅。”
富硕很满意,悠悠地转头问妹夫,“我也不强人所难,你若舍不得我也不能抢了这孩子去,好妹夫,我再问你一次,舍不舍得?“
宁老爷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妻子,终究咬牙一点头,“往后卡客风暴,嗣音就是舅爷的闺女,姓梁了。”
“爹……”宁嗣音惊呼,她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已无力挽回。
富硕站起来,立到嗣音的面前,已没有了方才的和蔼,绷着一张脸严肃地对嗣音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梁富硕的女儿,记住,你姓梁!”
宁嗣音,确切地说,此刻已是梁嗣音,她的人生因为这姓氏的改变蜗居什么意思,开始了全新的篇章。
次年,新帝改元隆政,朝廷选秀,江南两军守备梁富硕之女梁嗣音入册参选。一架马车,把江南生江南长的嗣音,送入了京城。
隆政元年,三月。
“各位秀女,打今儿起你们就住在钟粹宫,跟着嬷嬷们学各种规矩礼仪,初定八月选秀,到时候各位命运如何,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敬事房副总管李福拿腔拿调地立在一列列年轻秀女的面前,“宫里地界儿大,没事不要到处乱跑,仔细撞着哪位主子,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
钟粹宫的总管太监德安躬身立到李福身边,递上一碗香茶,打哈哈道:“李公公放心,奴才一定好生照看各位秀女,选秀之前绝不给您惹事。”
“这样最好。”李福受了茶,喝罢将茶碗递回,掸了掸袖子,扬长而去。
随即数位宫女齐刷刷走出来,但听那德安说:“各自领了秀女去她们的屋子命锁修神,都好生侍候着,将来成了主子,你们也跟着沾光。”
“这句话总算像个人样。”秀女之中,一位着桃红绣蝶纹宫服的女子白一眼立在前头的德安,哼哼说,“那个李公公也忒有谱了,不过是个奴才星河贵族。”
嗣音正立在她的身后,瞧着她骄傲的模样,心中想:娘说进宫后务必凡事装愚以静制动,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姑娘是不知这样的理,还是当真无所忌惮?
却见那德安又摆出恭敬的模样,嘻嘻笑着走近几步,对那秀女道:“小主说的是,只是这里的宫女都粗笨,若有什么不适意的地方裘沛然,小主尽管对奴才说。”
“好说好说。”秀女骄傲地一扬眉,似乎懒怠与德安废话,扭身踩着绣鞋便随她的侍女离去。
此时嗣音的宫女谷雨也来搀扶她,低声在她耳旁道:“那位是李主子家的妹妹,安公公他们都算计她将来会被皇上选中呢。”
嗣音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原来这李氏秀女本是三皇子生母的堂妹,隆政帝登基后诸事繁杂,后宫未及册封,除了原来的王妃容氏已被尊为皇后外,宫女太监们只管冠姓以主子称呼其他的侧妃及庶妃。三皇子泓昀的生母李氏在潜龙邸已贵为侧妃,入宫后众人更是对其恭敬有加,也难怪高看她的堂妹一眼。
隆政帝登基后,随其入宫的王妃和庶妃仅六人,即王妃容氏、两位侧妃年氏、李氏,三位庶妃四皇子泓晔生母古氏、宋氏及五皇子泓昭的生母耿氏。
相较孝康爷的如云妃嫔和满堂子孙,新帝的后宫难免显得清清落落,故而皇上虽然仍服丧,内务府已领了太后懿旨张罗选秀以充后宫。自然,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惯例,故而富硕才会早早预料到今天,更绞尽脑汁给自己“生”出一个女儿,以期通过女儿入宫来拓宽仕途。
日子一天天过去武侠七公主,转眼嗣音已入宫月逾,这些日子她结识了新的朋友,知州武国柱之女武舒宁。
舒宁是性子极可爱的女子,又生得清雅秀丽,静时言笑举止如春风拂柳,从骨子里透出的美往往能叫人看得痴醉。那一日礼乐师傅来考验秀女们的音律,舒宁一曲悠悠扬扬的江南小调迷倒众人,一时传遍阖宫上下。
钟粹宫秀女舒宁,便成了李主子的妹妹李子忻之后最热门的入选之人,自然,她也站到了风口浪尖。
这日嬷嬷正考验各位秀女的礼仪,永和宫突然来人,点名要武舒宁过去谒见太后。舒宁被带走后,钟粹宫便炸开了。
李子忻冷笑着坐在栏塌上,扇着那把李主子前几日送来的纨扇,幽幽地说:“这些日子太后抱恙,凭她还日日笙歌,今儿过去不挨打挨骂,便是她的造化了。”
听李氏这样讲,众人一片哗然,舒宁的侍女小满急匆匆跑到嗣音身边问,“梁小主,我们舒宁小主不会有事吧?”
嗣音也捉摸不透,只能安慰她:“太后抱恙,宫里自然不敢多生戾气,又怎么会打骂呢。”
小满连连点头,恨恨地看一眼那依旧幸灾乐祸的李子忻,嘀咕道:“这些日子我们小主有了些名声,她便看不惯了,顶好这里凡是生得漂亮好看的秀女都死了病了她才高兴呢。”
“要紧的,那些个字眼可是随便浑说的,你不要命了?”谷雨听得忙捂住小满的嘴,嗔怪道,“你又讨打了,被安公公听见可不得了。”
正说着,宫门口又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小太监,德安早因舒宁被莫名地叫去而心神不安,见来者是永和宫的人,忙迎上去问何事。
那小太监喘着气道:“再召一位嗣音小主,哪一位是嗣音小主。”
听得那太监口中唤自己的名字,嗣音难免惊讶,但很快定了神走上前道:“我就是梁嗣音。”
“小主快随我去。”小太监都来不及看清嗣音的模样,便转身要走。
这样又叫走一个秀女,德安越发不安,忙拉过一个能干的小太监催促他一起送嗣音过去太后那里,更使了眼色,意在叫他随时往回送消息。
厚底的宫鞋是对女人行走的最大考验,就在去年腊八前,嗣音都极少穿这样的厚底鞋,富硕深知女儿缺乏贵族礼仪规矩的束缚,接过嗣音后便严加教导,为了能穿着厚底鞋好好走路,嗣音没少挨骂挨打。到如今,纵然跟着那小太监疾步走,亦轻巧灵活,稳稳妥妥刘景源。
很快到了永和宫,那小太监让嗣音先匀一匀气息,他则进去通报,不时便出来领嗣音,还不忘嘱咐:“低着头,主子不喊可千万不敢抬头。”
如是,嗣音低头看着自己湖绿色宫服的下摆,一步步走进了永和宫。
“启禀太后,启禀皇上,钟粹宫秀女梁嗣音带到。”小太监带着嗣音跪在了层层叠叠的幔纱之后,耳听得太后和皇上,嗣音的心不由得抽紧,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有机会先于其他秀女面圣,而那李子忻几次被李主子叫去伺机面圣都不果,今日自己若有机会,岂不是……
“宣。”里头仿佛是个大太监的声音响起,随即幔纱被掀起,小太监低声对嗣音道,“小主进去吧,太后和万岁爷都在,小心些。”
不可否认,嗣音很慌张,朝小太监点了点头,便起身垂首步入,过了帷幔就匍匐跪下,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
“站起来,叫哀家瞧瞧。”太后的声音孱弱无力,却透着些许好奇。
嗣音不敢违抗,怯怯地抬起头,入眼果然是一位恹恹病容的老妇人,她仿佛还未从先帝爷薨逝的哀伤里走出来,黯然的眼神书写着她对先帝的思念。
而她的身边坐着的那个面色深沉的男人楼安琪,就是当今皇帝隆政帝。可嗣音不敢多看他一眼,便是太后绵软无力的目光已几乎让嗣音胆怯到颤抖,又有何勇气承接真命天子的目光。
“你也姓梁?”太后问。
“回太后,奴婢是江南两军河营协办守备梁富硕的女儿。”嗣音虽然害怕,但仍答得字字清晰。
“果然是淑太妃的宗亲,淑太妃年轻时也有这样好的品貌,梁家的确不乏美人儿。”太后淡淡地笑起来,微微侧头看着身边的儿子,“皇上说呢?”
“父皇薨逝,淑太妃不仅坐轿前往守灵,更跪于您之前,对先帝是大大地不敬,对您亦是大大地不尊,可见倨傲无礼,也不知是梁氏一族的品格不是。”隆政帝沉沉地回答,又将淑太妃灵前失仪一事翻来数落。
太后摆摆手,叹道:“皇上何苦对这些琐碎之事耿耿于怀,何苦,何苦?”
“母后教训的是。”皇帝虽有愤懑,但对母亲所言极为尊重。
“哪里要教训你,不是要听曲子么?”太后不愿再与儿子扯这一些,岔开话题,伸出纤长的护甲指向另一处,正是武舒宁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说,“你不是要她奏曲么,不要磨蹭了。”
原来太后召见舒宁,是忽而想念自己孩提时听过的江南小调,得知舒宁唱得好,就起了兴子。而舒宁因胆怯,担心在御前出丑,便索性说想再请一个秀女来奏琴引曲,太后宽仁也不计较俞靓,问她要哪一个,她便说了最要好的嗣音。如是,才有了这会子的场景。
“你们好生奏唱,母后若高兴,朕定然重赏。”皇帝说罢却起身,弓腰对太后道,“儿子前朝还有事,就不多陪母后了,儿子告退黄焖甲鱼。”
如是,皇帝匆匆而去,嗣音在座上琴凳时听到太后低声呢喃了一句:“你是万岁爷,我自然不敢劳你陪我听曲,可你为何也不让老十四来陪我?”
嗣音知道其中的故事,忽感心酸。纤指一勾,袅袅一调音律在永和宫响起,舒宁随即合拍而上,款款一阕江南小调,唱得太后老怀安慰。
是日,二人回到钟粹宫,德安特特奉来上等的茶水点心,殷勤地问候二人,明眼人一看便知,臧健和他是提前巴结起主子了。
李子忻听说了永和宫里的故事,恨得咬牙切齿,瞧见德安满面堆笑地从嗣音的屋子出来,便冷声揶揄:“好一个狗奴才,哪儿香往哪儿钻陶伯龄。”
德安碍于李主子的面子不敢发作,还装傻充愣地问李氏:“是哪个奴才给小主受气了?您尽管告诉奴才,这天气越发热,您若气出毛病来,奴才可担当不起。”
李子忻啐了他一口,“你这是咒我呢?”随即不再理会甩了帕子扭身回去。
德安这才直起腰来,不屑道:“什么东西,年主子这就要生小皇子了,将来谁贵谁贱还不知道呢,何况三皇子如今在万岁爷跟前早不如从前了。”
李氏和德安的口舌,小满一五一十地学给了舒宁和嗣音听,还得意地抚掌笑:“那个李小主真真讨厌,这下好了,非气死她不可。”
舒宁温和地笑道:“她也只是逞口舌之快,正如今日太后说的王世吹,何必在琐碎小事上耿耿于怀呢,太太平平的才好呢。”
待谷雨和小满退出去,舒宁柔声问嗣音,“你方才瞧见没有?太后娘娘好几次抹眼泪呢,吓得我都不敢唱了。”
“瞧见了,太后想必是思念先帝爷了。”嗣音淡淡应一声,想起太后那句呢喃,不免惆怅。
翌日,皇后派人送来两份赏赐,言明是皇帝的旨意,为了嗣音和舒宁让太后高兴而赏。铺了黄缎子的托盘里摆放了十来件金银首饰,羡煞一众秀女。
李子忻则仍不忘揶揄众人没见过世面,舒宁和嗣音不愿与她起口角,自此之后益发收敛,处处谦让,时日一长芳芳私房菜,众人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语梅情。
很快辰光逝去,进入了初夏五月,初三那一日宫里迎来皇帝登基后头一件喜事,潜龙邸时便贵为侧妃的年氏诞下小皇子,龙心大悦,赐名泓暄。连钟粹宫的秀女都分得了赏赐,小满又学说给舒宁和嗣音听:“那李小主整个儿就没声儿啦,都说年主子这回算是彻底压过李主子了。”
但很快,这样的传说又淡了,五月过了中旬,宫里的气氛就越发压抑起来,太医告诉皇帝,太后的病怕是熬不过夏天。于是秀女们便多了一门功课,每日晨起诵经念佛为太后祈福。只是这功课做不过几日,五月二十二的深夜,太后崩。
阖宫缟素。
先帝爷在位时,当今太后乌氏贵极皇贵妃,先帝昭惠皇后薨逝后,后位一直空悬,皇贵妃掌理后宫数十年,直到孝康帝驾崩,其子皇四子慎亲王彦琛依先帝遗诏继位后才尊其为皇后,奉太后。
乌太后膝下有三子三女,次子早夭,三个女儿则早已通婚外嫁,长子即皇四子彦琛自幼由太后抚养,太后素昔不喜乌氏,当年抚养孙儿也不过想怄一怄正当宠的乌氏。然而毕竟骨肉相连,太后对彦琛的感情日渐深厚、钟爱有加,便索性将其带在身边直到他成年出宫。
出宫后皇四子仅春节、中秋、万寿、千秋、母寿和自寿这六天会进宫见生母,母子俩几十年聚少离多,情感疏离,故而即便如今儿子成了皇帝,乌氏也不见得有多高兴。
或许,在她心里,优秀的小儿子更有成为帝王的资格。但朝政不在她,她无法左右。
太后的永和宫还是她为皇贵妃时的住所,隆政皇帝几次奉请太后移驾历代太后所居之寿安宫,乌太后就是不肯答应,甚至说:“永和宫乃先帝所赐,皇帝要我搬走,先问过先帝。”
原话是否如此已无从追究中国评剧网,但太后和皇上不合确为事实,如今乌太后薨,皇帝特下谕令将太后梓宫从永和宫迁出停于寿安宫,虽然他日夜守灵不懈,但传闻早已无孔不入——所有人都认为,皇帝这么做多少有给自己出口气的意思。
又据说,文武大臣因见皇帝待生母如是,便担心皇帝对朝臣是否也会一样冷酷无情唯论政绩,便纷纷勤恳起来,不敢存侥幸之心。
这些故事,嗣音都是从秀女们的口中听说,有些胆大的便会跑来问她和舒宁:“你们见过皇上,万岁爷是那样严肃厉害的人么?”
两人往往无语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回答:“那一日只管低着头,没瞧清楚,也没胆子看孟照国。”
众人问了几次皆无果,便渐渐不再来打听。
小满却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壁脚,说有几位秀女竟开始祈祷不要被皇帝选中,顶好能被指给三皇子泓昀,只因谁都知道,三皇子宽仁忠厚为人谦和,没有他父亲那样严肃。还有一点小满没敢说,便是秀女们认为三皇子不过二十郎当,但皇帝已近不惑之年。妙龄少女中意倜傥青年,本是人之常情,但搁在皇帝身上,就是大大的不敬了。
虽然嗣音和舒宁没听小满提到这一点,但聪明的二人也多少能体会出一些,舒宁私下里便和嗣音说过:“他们真真没眼力呢,皇上哪里老了重征娱乐圈,分明正当盛年,我就喜欢稳重的男人。”
嗣音虽然嗔怪她不知羞耻,但嘴上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想,只是她更是一个热衷于活在当下的实在人。将来不论是被皇帝选中,还是被指婚给皇子宗亲,抑或发回原处,她都会坦然接受。当她从宁嗣音变成梁嗣音爱思资源网,她便明白对于命运她没有主宰权,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保管好自己的灵魂和心。
乌太后梓宫在寿安宫停灵三日后,才迁入了历代帝后死后停灵的寿皇殿,迁入后皇帝依旧衣不解带地守灵,炎炎酷暑再加持续疲劳,皇帝的身体便面临着极大考验。
“皇上有旨,宣秀女武舒宁、梁嗣音即刻前往寿皇殿,不可耽误。”乌太后薨后第六天,一个御前太监跑来钟粹宫宣旨,又一次将舒宁和嗣音带走了。
她们走后,秀女们纷纷开始揣测皇帝的意图,李子忻冷笑道:“莫不是皇上念太后喜欢她们弹琴唱曲儿,要下恩旨赐她们殉葬吧。”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2 2018 12 12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