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血气不足为什么部分国人追捧资本主义?-月色下西楼

为什么部分国人追捧资本主义?-月色下西楼
资本主义在人类历史上或许真的出现过。

但对于现代社会而言,资本主义很可能是一个伪命题。
所谓的部分中国人追求的就并非是资本主义,而是市场经济下的自由与平等。
甚至从结果上来说吴黎敏,这也是一种更接近于按劳分配的模式。
如果我们暂时放下教条的论证,那么也是能够找到一种简单的区分所谓“主义”的方法安住当下。
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收入法增加值由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营业盈余四个部分组成丁凯乐扮演者。
劳动者报酬=劳动者拿走的部分,可以近似的理解为按劳分配的程度;
生产税净额=政府拿走的部分,(这部分比较复杂,暂不给出一个简单的评价);
营业盈余=“资本家“拿走的部分,可以近似的理解为按资分配的程度;
固定资产折旧=生产过程中的损耗。
注意:如果我们将社会主义简单的理解为按劳分配的话,那么我们印象中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才是更接近于社会主义标准的国家。
而我们印象中的社会主义国家榆四脉绵蚜,往往更多的体现为官本主义。
事实上,很多误认为资本家拿走太多的朋友,其实是犯了幸存者偏向的错误。
通俗的说,就是我们只看见了贼吃肉,没有看见贼挨打。
我们只看到了少数成功的创业者赚到了令人乍舌的财富至尊雀圣,而忽略了大量创业失败者近乎于血本无归的灾难。

我觉得还有另一点需要引起大家的重视:
我们应该习惯于避免毫无意义的论证,而更应该学会直接去看结果姜超老婆。
显然,我们绝对论不过那些装睡的人,也绝对论不过那些“从不干正事儿,而天天只会“论”的社会蛀虫。”
这些人有一种奇特的算账天赋,永远都能够把自己算成受害者,永远都能”证明“自己理应获得更多。
显而易见的是,劳动者能够拿走的比例,我们是可以统计出正确答案的。

第二个问题来了,官本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对于拥有庞大国有资产的中国来说,“营业盈余”并不能代表资本家的所得,而“生产税净额”也不等于广义上的财政收入。
如果我们将国有资产实现的“营业盈余”归入广义上的财政收入,那么中国显然更多的体现为官本主义。
当然,我们也完全可以将法国理解为官本主义的国家。
毕竟,法国的财政收入占比很可能要比中国更高。
关于这种差异,我们其实也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指标来进行衡量:社会福利占财政支出的比例。
法国社会福利占财政支出更高的比例,所以我们姑且将其称为平均主义;而中国社会福利占财政支出的比例要低得多,所以我们姑且将其称为效率主义(发展主义)。
客观的说,我们的政府把更多的财政支出花费在了投资建设上,但这种现象我却是相对赞同的阴阳超市!
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离不开政府激进的投资建设。
通俗的说,我们只有把蛋糕做大,才能够更有意义的兼顾公平。
我们该如何在效率与公平上进行取舍呢?
注意,我这里使用的词汇是公平神医皇后,而不是平均。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我们的政府不这么搞,那么我们的经济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官妖。

但另一方面,在政府主导的投资过程中,同样也造就了大量的不公 (腐败)。
很抱歉,对于这个问题来说,我给不出一个普适性的答案。
就像苹果和鸭梨那个更好吃的问题一样,答案必定将是因人而异的。
对于我来说,我比较倾向于效率优先,但我也绝对尊重其他人相反的意见。
当然,并非所有官本主义下的效率主义,都能够实现好的结果。
或许,中国和朝鲜的政府都在追求国家的“强大”。
区别在于,我们是在利用后发优势的情况下秦旋,努力的进行经济建设的追赶。
而朝鲜呢?我只能认为是“胡来”。
第三个问题来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均?
政府是否应该兼顾穷人的生存权(这显然不再是能否生存的问题,而是一种去过相对有尊严生活的权利)呢?
显而易见的是,任何一位仍具有人性的人,都应该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而分歧只应该停留在“程度“的层面上。
在我看来,打着平均旗号的左派,刘梦夏很可能将社会引向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第一种结果是人本主义:政府通过财政支出全职天下,为全民发放只要是人就可以无条件享受的全民福利白中杰!
比如说,加拿大的牛奶金、澳门的全民红包、中国的新生儿疫苗。
没错,无论你是腰缠万贯,还是身无分文,都可以享受到政府提供的免费疫苗!
对于这种人本主义的平均,我无论如何都是支持的刘建杨。
政府不需要甄别我们是否符合享受福利的其他条件,只需要甄别我们是不是中国人即可。
对于真正的左派而言,中国两个字都是多余的,只需要甄别是不是人就行。
第二种结果是特权主义:通俗的说,享受所谓的“社会福利”需要符合某些特殊的条件,甚至这些条件反而是最贫穷者所不具备的柳惠珠。
比如说,九年义务教育就并非是典型的社会福利,毕竟最优良的教育资源是被能够买得起学区房的富人享受的。
别误会,我只是说这并非福利,但并没有说这并不公平。
毕竟,买学区房的本身就可以增加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的收入。
显然,这是一种政府与富人的一种绝对公平的交易,但这似乎与社会福利无关。
事实上,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福利支出低得可怜。
很多我们误认为的福利,只不过是政府出售的公共服务而已。
本质上,这种行为是在追求财政收入的最大化。
或者说黄金之心,为了更多的进行建设而筹措资金。
别误会,我对此不但不持有负面的评价血气不足,反而还必须承认这是一种进步。
最低限度,富人(也许是农民的暴发户)为了上好学校而间接缴纳的土地出让金,可以使城市中的其他角色拥有(地铁等)更优良的基础设施。
相反,很久很久以前,优良的教育资源只能够被拥有特殊身份的人所享受。
也就是说,只要你拥有城市户口(学区片),那么你就可以(在需不要对社会有任何贡献的情况下)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
注意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的其他角色根本就得不到任何好处。
或许,有些混特权主义者认为:拥有城市户口的、高贵的我,无条件享受这种优势就是公平和正义。
而农民则理应老老实实的在家种地,他们根本就不配。
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伪左派所追求的,恰恰是一种身份制社会下的特权。
另一个例子,就是对当年下岗的批判!
至少在我看来,如果国家不能给每一位想去国企工作的中国人提供工作机会的话,那么让亏损国企破产就是一种符合公平的做法。
讽刺的是,我们对于很多问题不但做不到结果平等恶魔战士,甚至就连机会平等也做不到。
比如橘庆太,教育资源的地域性歧视(高考时的户籍歧视)。
如果(伪左派)你真的关心最穷者的生存问题,如果你真的希望社会能够实现更大程度的平均。
我觉得有一个最公平的办法 : 你们可以游说政府给每一位中国人办一张福利卡,每年政府给全体中国人发放一定金额的红包(你也可以理解为抵税券)。
当然,我们还没有发达国家那样的经济实力,所以不可能发放每年5位数的红包。
但最低限度,发3位数可以吧?
对于我来说,我认为不发都是可以的,但我的观点不能代表大多数道德高尚的左派呀!
别天天唧唧歪歪的在网络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胡扯。
明明是追求一种特权,却还要披上道德高尚的遮羞布。
这个办法的好处在于,没有人去鉴别谁有资格获得福利,所以就不会有任何特权与腐败发生。
也就是说,政府只需要甄别谁富有,然后收取更多的税金,而根本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再去鉴别谁穷。
否则的话,就是有权力的人获得优势,会“论“的人获得优势。
而真正意义上的,贫穷的老实人却被整个社会所遗忘。
对于我来说绝对没有问题,我赞同将个人所得税提高1%,然后将这笔钱平均的分给每一位中国人。
事实上,大部分中国人增加的税收负担就会与得到的福利红包完全抵消,而结果就是最富有的人养活着最贫穷的人。

这样做的好处还体现为,提高税率不会增加税收成本,而全民福利却可以大幅降低福利的发放成本。
至少这笔钱帮助了最贫穷者,而不是让“正经事儿一点不会干媒介匣,而天天只会论”的败类受益。
如果伪左派还觉得对穷人帮助的不够,那么可以呼吁政府继续提高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甚至降低所得税的免税门槛。
我相信这时,他们就不会再论什么了。
因为中国最应该享受福利的人群,很可能是不太有(网络上)话语权的。
结论:我们追捧的并不是资本主义,而是我们在唾弃身份制社会!
月色下西楼(yuesexiaxilou)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39 2014 07 31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