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表示看书快的成语为什么越来越多人选择单身?看完沉默了!-教你穿搭显气质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选择单身?看完沉默了!-教你穿搭显气质
第一章 能不能留下来
大雨滂沱,泼墨一般笼罩整个黑夜。
一道闪电划破,照亮雨夜下一张苍白的脸。苏晓撑着伞,有些紧张地看着远方。景深答应过自己,今天晚上,他会回家的。现在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却还不见人影。难道,他又反悔?苏晓攥着伞的手微微一紧,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无措。突然,远处闪起一道亮光,一辆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豪车划破夜色而来。景深,是景深的车。苏晓一喜,赶忙走了过去。吱,车子紧急停下,水花四溅,苏晓的衣服,顿时湿了一半。苏晓浑然不觉,只是一脸喜色地说道:“景深,你……”“蠢货,你不知道躲吗?”她的话音未落,男子怒气冲冲地下了车。男子五官精致,眉宇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邪肆。此刻,他墨色的眸子紧盯着苏晓因为被溅湿,而显得格外贴身的衣服,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我……”面对着男子突如其来的怒气,苏晓有些慌。眼前这个男人,是萧景深,是她的丈夫,更是掌控她命运的帝王。看着苏晓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样子,萧景深强忍住怒气,压抑着说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吗?”说着,他已经大步朝里走去。“哦。”苏晓慌乱地应了一声;“我……我来给你撑伞。”“不需要。管好你自己就行。”萧景深的声音略带着讽刺。将淋湿的西装外套挂了起来,萧景深拿下领带,解开衬衫嘴上的两颗纽扣,然后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苏晓:“说吧,找我回来什么事。”“你……你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苏晓轻声说道:“我们是夫妻,你总该要回家才好。”萧景深的眸光顿住,他看着苏晓,心中泛上一丝说不出的期待。他挑了挑眉:“女人,你该不是……想我了吧?你爱上我了?你不至于这么蠢吧。”“不,不是。”苏晓连连摆了摆手。她和萧景深的结合,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爱这个词,太过难得,崔心心她根本想都不敢想。否认地还真快!萧景深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那你让我回来干什么?”萧景深的声音冷了下来。苏晓有些紧张地抓着衣服,然后说道;“我……我……”“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萧景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我可不想因为你,浪费了我无比丰富的夜生活。至于你,你还是去换身衣服,早点睡吧。”这个女人身体本来就弱,身上的衣服湿成了这样,还不知道去换。简直蠢死了。萧景深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却传来一道微微发抖的声音。“景深,你……你等等。”“又要干什么?”萧景深不耐地转身。然后,他的瞳孔猛然一缩,眸底闪过一丝灼热。苏晓的手,正颤抖地解着上衣的纽扣。上衣,已经被解开了一半。她的肌肤,有着惑人的吸引力。再加上她的衣衫半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子上,腰线更是隐约可见。萧景深的呼吸,一下子炙热了起来。感受着萧景深仿佛要把她吞食入肚的眼神,苏晓的手指颤抖着,她想要继续解纽扣,一连试了几次,却怎么都解不开。“女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萧景深的眼神,一下子幽深了起来。苏晓的声音微微发颤:“我知道。我……我们是夫妻,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我们也该……”萧景深没有再听下去,他上前舒丽雅沙发,一把将苏晓扛了起来沁阳天气预报,直接往卧室走。苏晓趴在他的肩膀,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萧景深对她并非完全没兴趣。这样,她应该可以完成婆婆交代的事情,哥哥的医药费,也就能保住了吧?砰。苏晓直接被扔到了大床。然后,一道身躯压了过来......萧景深凑在她的耳边,声音嘶哑;“苏晓,这是你自找的。送上门来的东西,我可没有拒绝的理由。”苏晓没有回答,她咬了咬下唇,缓缓闭上了眼睛。苏晓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攥住床单。她很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些什么。她也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可是为什么……心脏还是一阵阵的抽痛。曾经说好要天长地久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妻。她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曾经的约定,早就已经不作数了。苏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段感情,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在念念不忘,此时此刻,她也该放下了。可是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泛上了一丝悲凉的感觉。苏晓的眼眶有些发涩,不由自主沁出了几滴眼泪。就在此时,身上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苏晓猛然睁开眼睛。萧景深,正一脸冰冷地看着她,眼底是能够焚烧一切的怒火。“你在哭?”萧景深一把拎住苏晓的衣领:“又在想陆擎了首地大峡谷?”“我……”心底的那个名字蓦然被说穿,苏晓不由慌乱了起来:“我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只是水性杨花松冈修造?还是不知廉耻,自甘下作?”萧景深的声音嘲讽;“你可别忘了,你心心念念的陆擎,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他们很快就要成婚了!”“我知道!”苏晓身体微颤:“我跟他之前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我并没有想要做什么!”“是。你并没有想要做什么,你只不过是顶着萧太太的名义,然后整天整天地想着别人罢了。”萧景深咬着牙:“你刚刚这么主动,我还以为你真的对我……”苏晓有些畏惧地看着他。萧景深突然重重地捶了一下床:“苏晓,我真是疯了才会想要碰你这种女人!我萧景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要跟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纠葛!”他话说的难听,苏晓的脸色,也不由苍白了起来。她的嘴唇微颤官海无涯,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萧景深看着她一副受惊小白兔的样子,心中涌上来一阵莫名的烦躁,他直接转身:“算了,我还有事,我……”“景深。”苏晓急了,突然用力从背后抱住了萧景深:“你今天晚上,能不能留下来?”她的手心冰凉,却有一种灼热的温度。第二章 叫吧
萧景深却一根根地掰开她的手指,然后一脸冰冷地看着她:“抱歉,我今晚,已经有约了。”
“那你,能不能把人约到家里来?”苏晓更急。萧景深不由眯了眯眼睛:“女人,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苏晓缩了缩头,然后轻声说道:“妈听说你这半个月都没有回家,而且在外面玩的很疯。她……她担心你的身体,让我一定想办法把你留在家里,如果,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她就要停了我哥哥的医药费表示看书快的成语。”一口气说完,苏晓低着头,没敢去看萧景深的表情。良久,房间中响起一声轻笑:“原来是这样。哈哈,果然是这样。是呢,要不是为了你哥哥,你哪里肯这么千辛万苦地来勾搭我。”萧景深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自嘲。苏晓咬了咬下唇;“那你……能不能……”“好。”萧景深断然说道;“如你所愿。以后,我会回家。但是你知道,我可舍不得我那众多的女朋友……”“没关系的,你可以把她们带到家里来。只是最好小心些,别被妈知道了。”苏晓立刻说道。她跟萧景深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只要能够保住哥哥的医药费,萧景深要做什么,她不在乎。“真是个大度的好妻子。”萧景深的神情更冷了,他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一个号码:“给你半个小时,到天山路67号来。”“你满意了?”然后,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晓。“谢谢你。”苏晓一脸感激地说道。“谢?”萧景深上前一把,紧紧捏住她的下巴:“但愿你不要为了这个谢字后悔。”半个小时后。门铃声响起。苏晓赶忙去开了门。门口处,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妩媚女子。这个女子,苏晓竟然还认得。“你……你不是那个天后楚月吗?”苏晓的眼睛猛然睁大。楚月淡淡地瞥了一眼苏晓,然后,有些倨傲地说道:“你是这里的佣人?景深呢?他在哪里?”佣人……苏晓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堪,但她并没有辩解什么。结婚的时候,她和萧景深就有言在先,绝对不在外人面前,暴露两人的夫妻关系。天后应该就是萧景深等着的娇客了,他不会想让天后知道,自己是他的妻子的灵翼龙卵。“楚小姐请。”苏晓收拾好情绪,让开了位置出来。楚月妖妖娆娆地进了门,一看见沙发上的萧景深,她的眸光,瞬间比春水还要多情。“景深,你怎么这么突然叫人家过来嘛,人家都没怎么打扮,就匆匆赶过来了呢。”楚月柔弱无骨地瘫到了萧景深的怀里。萧景深一手搂住她的肩膀,一手调笑地抬起她的下巴;“怎么?不喜欢我叫你过来?”“怎么会。”楚月嘟了嘟嘴巴:“我就是怕你不喜欢我素颜的样子。”素颜?苏晓默默地看了一眼楚月那浓妆艳抹的样子,然后又收回了目光。“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讨厌。”楚月轻轻地捶了捶他身上。萧景深弯了弯唇角,直接弯腰,将楚月抱了起来。“哎呀,还有佣人在呢?”楚月故作娇羞地看了一眼苏晓。“佣人?”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苏晓,然后抱着楚月,故意从她身边穿过。苏晓低着头,一言不发。她那无动于衷的样子,莫名地让萧景深不满,他冷笑了一声,故意说道:“我和楚小姐,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守在卧室门口,一步都不许离开嫡女心计。”“啊?”苏晓有些不解。“听见了吗?”萧景深眯了眯眼睛红月卡莲。“听见了。”苏晓赶忙应了下来。楚月凉凉地看了一眼苏晓,不过是清汤寡水的样貌,和自己没有可比性。确认苏晓没有威胁后,她柔柔地往萧景深的怀里蹭了蹭:“景深,春宵一刻值千金呢。”“你急了?”萧景深轻笑了一声,抱着楚月就进了卧室。卧室的门被关上,苏晓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站到卧室门口。不管萧景深有多么荒唐,只要他能够回家,只要能够保住哥哥的医药费,她什么都不在乎。进了门,萧景深脸上的笑容一收,面无表情地将楚月扔到了床上。他的动作太重,楚月微微吃痛。她蹙了蹙眉头,似嗔还羞地看着萧景深:“景深,你弄痛人家了。”楚月的妆容精致,姿态妩媚,不管是谁看了,都得说一声,尤./物!萧景深却突然皱了皱眉。他想起苏晓那常年不施粉黛的样子,虽不惊艳,却让人看着很舒服。楚月身上,还喷了香奈儿最新款的昂贵香水,可萧景深这时候想起的,却是之前靠近苏晓时,她那清新好闻的体香。萧景深半天没有反应。楚月换了个姿态说道:“景深,你不来吗?”她抬了抬腿......萧景深皱了皱眉头,然后突然说道;“下来。”“啊?”楚月愣了一下。“我说,别躺在床上,下来!”萧景深说道。这房间,全是苏晓的味道。不知道为何,只要一想到,苏晓的味道,会被眼前这个女人破坏殆尽,他就莫名不爽。“景深,我跑了一天通告,很累的,我不要下嘛。”楚月电力十足地朝着他抛了个媚眼。萧景深不为所动,声音冷淡:“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拉你下来?”萧景深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开玩笑。楚月愣了一下,然后娇笑了一声,仪态万千地下了床,然后,伸手去挽萧景深;“景深,我们……”萧景深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把她按到椅子上:“坐好。”楚月目光一动,娇媚地说道:“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叫吧。”萧景深往沙发一靠,淡定地说道。“恩?”楚月傻了:“叫,叫什么?”“訆/床?不会吗?”萧景深挑眉。第三章 怒火
楚月的目光顿时媚色一片,萧景深竟然喜欢这种调调。
毫不犹豫的,楚月使出了浑身解数,高高低低地叫了起来。听着女子娇媚的声音,萧景深的脸上一丝神色也无。苏晓那个女人,不是想当个大度的妻子,不是什么都无所谓,自己倒要看看,她到底能无所谓到什么程度!门外。苏晓听着里头女子婉转的叫声,脸疼的一下爆红。手有些不自在地攥住了衣服。萧景深非要她站在门口,就是为了让她听?天后在公众面前,多是高贵冷艳的形象,没想到她的声音,竟然这么妩媚动人,她一个女人听了,都觉得有些受不了。萧景深,真是艳福不浅!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苏晓听得有些麻木了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萧景深穿着宽松的浴袍,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晓。“景深,你们家佣人可真听话,她真的乖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诶。”楚月柔弱无骨地半靠在萧景深的身上。萧景深自然地挽住她的腰肢,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苏晓。她的神情一如既往地恭顺六月日记,幽潭一样的眸中,半丝波澜都没有。萧景深,突然就有些绝望了。这个女人,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他有几个女朋友,无所谓他带谁回家,甚至如果不是他妈威胁她的话,她连自己是否会回家,都无所谓!这样的无所谓,让他的心一点点凉透。哪怕他们成婚已经一年,可她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个陆擎。自己这个丈夫,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萧景深放在楚月腰肢上的手,猛然一紧。楚月吃痛,却不敢叫出声音来,只是有些迷惑地看了一眼萧景深。“宝贝。”萧景深看着她搜客网,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刚刚真是太辛苦你了。我家这个佣人,按摩的手艺不错,不如,让她给你按一按?”“好呀,听你的。”楚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我……”苏晓猛然抬起头来。萧景深,这是真的要把她当成佣人来使唤吗?说到底,她是萧景深的妻子!她可以大度地不去计较他的私生活,可她还没下作到去伺候他的情人!“你不乐意?”萧景深似笑非笑看着她,眼底潜藏着一丝灼烧的怒火。苏晓的双拳紧握,然后很快松开,她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能够伺候楚小姐,是我的荣幸。”“很好。”萧景深冷冷一笑。楚月趴在沙发上。苏晓的手,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按摩着。“力道太轻了,都没什么感觉呢。”楚月懒洋洋地说道。苏晓加重了力道。“这么重,你打算痛死我啊?”楚月一下子叫了起来。“对……对不起。”苏晓赶忙又放轻力道。楚月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才撒娇地对着萧景深说道:“景深,你这个佣人,手艺也不怎么样呀,下次,我推荐几个好的按摩师给你。”萧景深抬头,看着苏晓:“听见没有,楚小姐说你的手艺不怎么样。你继续按,不要停。一刻不能让楚小姐满意,你就一刻不要红楼艳史停。”“……是梦在燃烧。”苏晓咬了咬牙,动作越发小心翼翼了起来。楚月娇笑了一声:“景深,这是不是太麻烦你家佣人了?”“没事,只要能让你舒服哪怕一点点,就算她做出贡献了。”萧景深挑了挑眉。“你对我真好。”楚月一脸感动地看着他。之前,萧景深并不碰她,只是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楚月还以为萧景深是对她有哪里不满意了。现在看起来,萧景深,还是很疼爱她的。“那当然,你可是我的小宝贝。”萧景深调笑着说道。“讨厌。”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火朝天。苏晓低着头,手上机械地用着力。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按下来,她的手指早已经酸痛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楚月不叫停,她也不敢停。虽然手指已经麻木地动不了,可她还是咬紧牙关,一下下地继续。萧景深虽然还在跟楚月说着话,目光却始终放在苏晓身上。看着苏晓那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他的心中不由涌上来一阵无名火。这个女人,她就非要这么倔强?她连开口求饶都不会吗?眼看着苏晓的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萧景深不由微微有些后悔了起来。他只是对苏晓的无所谓感觉有些生气,想要给她一些小小的惩罚,可此刻,看着苏晓那吃力的样子,萧景深又心疼了起来。可是他自己放出去的话,又不好收回。这该死的楚月,她有没有眼力见?都这么久,怎么都不叫停?还有苏晓!她干嘛就这么听话?楚月不叫停,她就真的不停?手指已经没有了触觉,苏晓麻木地动作着,突然,她手一颤,指甲直接划过了楚月的后背。“啊。”楚月顿时尖叫了一声。“对,对不……”苏晓有些慌乱地说道。“啪!”苏晓的头偏向了一边。楚月刚刚,竟然毫不犹豫地打了她一个巴掌。萧景深愣了一下,一把抓住楚月的手,墨色的眸中仿佛有金色的火焰:“你干什么?”他的动作很重,楚月吃痛,却一点都不敢叫!她从未见过萧景深这么可怕的样子。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简直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洪荒巨兽。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楚月的心思急转,难道,就因为她打了那个女人一巴掌?那只是个女佣啊!楚月定了定神,眼底露出一个柔弱的神情:“景深,我,我的背被她的指甲划了,你知道的,我明天的广告要露背呢,这要是留下点什么伤痕,我……我还怎么拍广告啊!我也是一时着急……”“一时着急是吗?”萧景深扭头看着苏晓。她还是保持着原先的那个姿势,一动也不动。萧景深的心中, 顿时泛上一阵莫名的情绪来。他冷冷地看着楚月:“既然如此,那明天的那个广告,你就不要拍了,这样的话,你就不用着急了。”↓↓↓↓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90 2018 02 02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