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语文报为什么说女人色一点更让男人为之着迷?-精选高清美女图

为什么说女人色一点更让男人为之着迷?-精选高清美女图


01
重生
乾隆四十九年,和恭亲王王府的后院里,一个女人,正处于弥留之际。她就是和恭亲王弘昼的额娘,雍正皇帝的裕妃——耿沁薇。
“你是个好的,跟了我一辈子,倒是委屈你了刘雨凯。”耿沁薇看着眼前也早已是满头白发的绿妩,慢慢地说道。这丫头,跟了自己一辈子,即便是以前在王府中不受宠时也不曾背叛过自己。绿竹,绿珠竹也是个忠心的,只不过前几年便先自己一步去了……
“主子,奴婢不委屈。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福分。”跪在床榻前替耿沁薇掖了掖被子道:“主子别怕,奴婢很快就来陪着你了。伺候了主子一辈子,还真怕换了旁的人,会伺候的不如意。”耿沁薇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屏风外跪了一群人,她们或真或假的都在哭着哽咽着。活了一辈子,耿沁薇也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心有几分真有几分假。这些孙辈的或许还真伤心,但儿子的妻妾们,自从弘昼在乾隆三十五年去世后,她们对自己这个老太婆……罢了罢了
“叫她们都出去吧!”对着绿妩,耿沁薇轻声说道。绿妩也知道自己的主子不待见这些人,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绿妩向外走去,耿沁薇左手颤抖的抚上戴在脖颈间的玉坠喃喃道:“弘昼,儿子,额娘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你,到了地府,你可还认得额娘?”顿了顿,复而又笑了笑:“我儿最是孝顺了,又怎会不识得额娘呢!”摸着儿子一定要自己戴着的却又不太适合上了年纪的人佩戴的玉坠。耿沁薇慢慢闭上眼,很是安详。
谁也没有看到那个玉坠发出了淡紫色的微光。却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待绿妩走进卧室后张殊凡,看见主子安详的躺着,不由的捂住嘴无声的流着泪。待情绪稳定下来后,派人入宫告知皇帝后便服毒倒在耿沁薇的床前。
乾隆皇帝下旨,封耿沁薇为纯悫皇贵妃,葬泰陵妃园寝。位列诸妃之上。又念其丫鬟绿妩忠心,准其陪葬。
‘浑身疼痛’,这是耿沁薇此时唯一的感受。
死了难道还会感觉到疼痛?不是应该走上黄泉路,喝完孟婆汤,踏上奈何桥?为何自己还会感觉到疼痛?
罢了罢了,无论结果好坏,活了这么久也已是自己的福气了,随天意吧。如此想着,耿沁薇再次失去意识……
“水水”不知道在黑暗中待了多久,只觉得口干难耐的耿沁薇无意识的呻吟出声来!
“格格,来,喝点水,来,慢点小心点”守在格格床前的绿竹因守了一夜正在床边打着盹儿。迷蒙间听到格格喊水的声音瞬间清醒过来。
跑到桌边倒好水又把格格扶起来。待格格喝好了又扶着格格躺下。太好了,昏迷了三天,格格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当耿沁薇被绿竹扶起来喝水的那瞬间有刹那的迷糊与惊诧。这是什么情况?绿竹?绿竹不是先自己一步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还是这么的年轻。
这是在地府上大附中?在地府里相遇了吗?那,天申呢?
不容耿沁薇多想,绿竹已经把水端了过来。地府里会有水吗?耿沁薇囧囧的想着。额,好吧,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再想吧……
喝完水,绿竹走到门口叫了个小丫鬟去通知自己的奶嬷嬷说自己已经清醒了的事。
耿沁薇细细的想着,自己是死了的,但却又“活”了过来。所以,这算是慧同大师说过的因果循环或称是夺舍吗?
那么,自己这算是死后重生了还是那漫长的一生只是一场自己悲秋伤春的梦罢了?
不,不会只是一场空梦,天申,我有天申,那绝对不会是梦。所以,自己是重生了吗?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是自己呢?
呵,或许是上苍觉得自己一生无宠着实可怜了些?毕竟,其他的“姐妹”们可都是受过宠后才失宠的罢了。
只有自己,无论是在府里还是入宫后,似乎,四爷从来就没宠过吧!
所以,这是在可怜我?
虽然自己从不觉得有何可怜之处,但是,如果这可怜能换来重生,能与天申再续母子之情,那么,承认可怜又何妨呢!
待绿竹进来回话说起奶嬷嬷的时候,耿沁薇才回过神来!奶嬷嬷啊,她还是背叛了自己啊!
不过,现下是个什么情况还没搞清楚,自己也不好多说话,还是先找绿竹探探情况,至少,也要知道现在是康熙多少年?
绿竹看见自家格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呢?被自家格格“盯”的心里毛毛的便小声道:“格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去把大夫找来?”说罢便要出去。
“慢着。”听到格格叫住自己,巧珠站住脚步看着。“绿竹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格格,刚刚过了辰时!您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
耿沁薇:“……”
好吧,确实不会有人在问时间时说出年号的!不过,看着这房间规格的样子,想来是还没有入府啊……
感觉到后脑的疼痛,耿沁薇伸手摸了摸。“嘶……疼。我这是怎么受得伤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了?”既然是头部受伤,就顺势说是头部受了撞击而想不起一些事儿。想来也是可以的。
“格格,你哪里不舒服?头很疼吗?”看到自家格格抚上受伤的地方,绿竹急急的问道。
“绿竹,我是怎么受伤的?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啊?”看到“小鱼”上钩了。耿沁薇不急不缓的问道。
“吓,格格,你不记得了吗?”听到耿沁薇这么问,绿竹吓了一跳。怎么办?格格这是得失魂症了吗?

02
奇景
看着绿竹那怪异而又担忧的眼神。
耿沁薇:“……”
“我没有得失魂症。只是不记得为什么会受伤这件事而已。你别担心了!”听到格格这么解释,绿竹放心了大半!“格格,我去禀告老夫人和福晋。让她们把大夫再给请回来看看吧!怎么会不记得事了呢?”想到格格忘记的事,绿竹觉得还是再请大夫看看比较好!
“别,你别去了,你也知道我在府里是怎样的处境,又何必再去惹人嫌呢?你还是和我说说我受伤的这件事吧!”听到绿竹说要去找老夫人,沁薇急忙阻止。听着格格略带失落与伤心的说着,绿竹也不由的为自家格格感到难过!于是,慢慢的把这件事的前应后果说给“失忆”了的格格听……
喝完药听完绿竹的“故事”后,耿沁薇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绿竹也不在房间守着,不知去了哪儿。
趁着没人在的当儿,耿沁薇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把事儿给捋捋。
听绿竹说自己的受伤是因为嫡额娘和老祖宗商量了,觉得还有半年时间自己就该和庶妹——耿玉珠一同进宫参加这三年一次的选秀了,于是乎就说带着去寺里上香!
按说,好好的去上香,好好的回来就是了,哪知回来的时候便出了事!
拉车的骡子不知是何缘故的发起狂来,而自己便由此撞伤了脑袋。
想着这件事儿,耿沁薇便觉得奇怪,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又没有同母的兄弟姐妹们,且不受老祖宗的疼爱。所以,这个嫡母虽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但是,也没有拿捏、对付过自己啊!
不过,如果要说是为了对付庶妹,那倒是说的过去了。
毕竟,庶妹耿玉珠可是受尽老祖宗还有父亲的疼爱啊!而生母王姨娘又是老祖宗的侄女儿,和自己的父亲可是真真的“青梅竹马彭水生活网,两小无猜”的情意啊……
呵,如果不是因为身份不高,恐怕自己的母亲也做不了这耿府的正房夫人吧!
可是,额娘,当上了嫡妻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早早的便丢下自己去了……
不过,在这选秀当头,这洪佳氏也不至于这么傻到动手吧?而且,一个庶女罢了,顶了天去也不过是嫁到不显赫的官家去当个嫡妻罢了……
唉,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真是意外还是人为?罢了罢了,也和自己没干系。
转念一想,这样算来,自己是不是还该谢谢这一次的事故?不然的话,自己怎么重生?
想到不就后就要选秀了,沁薇就有点儿激动。选秀后虽然还要几年时间才会有弘昼。但是,自己总是又可以看到儿子啦!有个盼头,真好!
天申,这一世,额娘定会护你周全!让你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再要为了额娘而委曲求全!如果,你志在上位,额娘也会帮你,即使帮不了你,也不会当你的绊脚石,阻碍到你……
想到天申,便不由的想起四爷,在府里的时候自己并不得宠,四爷继位后,即使入了宫,自己也还是无宠的。有一个无宠的额娘,外家家世又不显赫,宫人们对天申的态度肯定是比不上弘历。那孩子是个孝顺的,报喜不报忧,却更让自己心疼……
正沉默着,门帘被打开,绿竹端了碗汤药进来。
见耿沁薇正坐在床上,绿竹把碗放下后快步走到床边为耿沁薇掖了掖被子说道:“格格,福晋身边的林嬷嬷来了!”林嬷嬷?哦,想到了是谁后,耿沁薇便叫绿竹请林嬷嬷进来!
“给格格请安,格格此次受伤,福晋很是内疚,如今格格大好,福晋也安慰不少。”顿了顿又说道:“这些都是些上好的药材,福晋命奴婢给格格送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说道。
“嫡额娘费心了,有劳嬷嬷走一趟了!待我大好便去像嫡额娘请安!”耿沁薇背靠在床上微笑着说道。
又一番客套后,林嬷嬷方才离去……
待林嬷嬷离开后,耿沁薇才从绿竹的口中知道,自己的那个庶妹并无大碍,不过,老祖宗“可着急啦”!连父亲大人也在那王姨娘房中留了几日!
父亲和祖母怎会如此的看重耿玉珠?上一世,虽也是疼爱的,但还是远不及这世十多年的记忆之中那么疼宠!
又忆起这一世有过而上一世未曾发生过的那件事,耿沁薇又觉得合情合理!不过,沁薇不相信,到时候可是有好戏看了!
虽说耿玉珠的身份是庶出而不及自己。但是,她的容貌却是超过自己的!更何况父亲的官职又不高,嫡出和庶出又有什么区别……
“这几天没有去给老祖宗请安,不知老祖宗可有说什么?”耿沁薇摸了摸伤口,问着绿竹。
“格格,老夫人只说让你好好的养好伤,不急着去请安。”为耿沁薇掖了掖被子,绿竹恭敬的答道。
不急着去请安?如果自己真的不急着去请安的话,怕是耿府嫡女不孝的名声就会被传出去了吧,与此同时,刘虞佳耿府庶女,通情达理,恭亲孝顺怕也是会被大家熟知了吧!
用嫡女的丑名来衬托庶女的美名,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倒是用的炉火纯青的丝路商旅!
“李嬷嬷呢?”从自己醒了这么会也没看到人,也不知去哪了。
“格格,嬷嬷在给您熬药,一会儿便会过来。”格格向来和李嬷嬷亲近。绿竹也没做他想便回了话!
亲自熬药?微微叹了口气!这嬷嬷待自己是不错?可是,始终是隔了层肚皮啊!比不上就是比不上啊……
不想再一次被亲近之人出卖。以后再找机会打发掉吧!
喝完药,待药效发作后薪福卡,沁薇打发掉房里的下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轻风拂来,一片的鸟语花香波风一族。感觉到无比的心安与舒适。
沁薇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淡淡的青草、鲜花香气萦绕在鼻翼拿火吉他!
房间里还会有万物复苏的气息?
耿沁薇睁开眼,一瞬间懵了!
这宽阔无际的“旷野”是什么地方?
放眼望去,一副奇异,生机、诡异却又不失融洽的画面便出现在眼前!即使是唐代著名画家——唐寅笔下的画卷,也是不能轻易比得过的。
青山绿水不曾缺少,有云雾环绕的深山,陡峭悬崖;也有轻易就能翻越的小山丘!而山丘下却又是一片近似草原般的平原!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束水带顺势而下!“哗啦哗啦”的撞击声又给这幅画卷带来一丝活性!抬头看向所谓的“天空”,湛蓝中飘浮着朵朵白云,没有太阳!但是,却又有类似于阳光般的东西照射在那瀑布之上。奇异的光彩使得这景致更加的美轮美奂!
瀑布下方形成一个小湖泊。但却不是封闭式的湖泊,半开式的湖使得湖水向外流出,形成一条小溪流!小溪流绕过深山,穿越山丘,顺着平原地势流向远方,直至消失在眼帘中!
转过身,身后的景色更是沁薇所没有见过的。
一片宽旷的水域,远不是刚刚所看到的小溪流能够比拟的,而,自己所见到过的湖也远远比不过它的宽旷!
在靠近自己的这一侧水域尽头,是一片细白的沙?
这,这是天申曾对自己提起过的大海吗?一望无际,自由自在!
原来,大海是这样的,这样的宽广无际,这样的波澜壮阔!难怪天申说起大海时是那般的向往!
不过双面劳伦斯,这是哪里?明明自己是在房间里睡着的。难道是梦吗?如果是梦,那这个梦也太过于真实了语文报,连花香鸟鸣都能够听闻!
可是,如果不是梦境,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好像,自重生后,这奇怪的事儿就不曾停止过。
“有人吗有人吗人吗吗?”耿沁薇呼喊出声。
没有人,只有自己的回音传荡出来!
看着不远处的山脚竹林旁的几间小屋,沁薇打算走过去看看。只是,刚这么想着,人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小屋前!
耿沁薇: “……”
怎么还可以瞬间移动了吗?

03
玉靇天地
“大海沙滩上”沁薇决定试试,看是否真是如此!
额,看着这近在眼前的海域和脚下踩着的细沙。耿沁薇不得不承认,真的可以瞬间移动到自己想的地方。
回到小屋前,耿沁薇再次询问道:“有人吗?我可以进来吗?”确定真的不会有人回答后,沁薇走到小屋门口,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没有想象中的废墟、空房、蜘蛛网!虽无豪华贵重之物,但也是样样俱全!
桌、椅、床、榻!各自待在自己该在的位置!桌上放着一紫玉茶壶!一茶杯里,正冒出热气。其余茶杯皆扣在茶盘中。
挂帘后有一书柜,里面满满都是书籍!沁薇走过去,拿出一本,翻开!居然全是不可多得的孤本!对于爱书之人来说,还真是欲求不得啊!
很显然,这间屋子就相当于是书房了。退出这个“书房”!沁薇走向旁侧的小屋口哨战歌!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宽大的白玉床,屋内的摆设与刚刚的书房差别不大,也有一个书柜。唯一不同的是这间屋子的书柜里只是稀稀落落的放着几本书籍!
走至床旁,余光碰触到的某物使得耿沁薇不由瞪大了眼睛!
玉坠?沁薇拿起放在手上端详。没错,自己绝对没有认错,这就是天申让自己随身佩戴的玉坠!
难道,是这个玉坠的作用吗?天申知道这个玉坠的秘密吗?如果不知道的话,为何要让自己随身戴着!如果知道,如果知道的话……
想不明白原因,再看着毫无变化的玉坠。沁薇无奈的摇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走至书柜,沁薇随手翻出一卷竹简。上面有几个符号般的东西,但是,沁薇却认出了上面写着的内容:玉靇天地!这是自己所在地的名字吗?
沁薇看着竹简上的“玉靇天地”四个字出神!自己确实没见过这样的字,它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字样。而自己却可以一眼就认出。真是奇怪!
回过神来吴兴杂诗,沁薇打开竹简!偌大的竹简中仅现有一个字:缘!
看着竹简上的那一个“缘”字!沁薇轻笑出声。可不就是缘吗?若不是缘,自己又何故重生?若不是缘,自己又为何来到这玉靇天地怪谈之魔镜?若不是缘……
只是,这偌大的竹简里只有这一个字赵慕鹤,岂不是怪异?
只这样想着,竹简上的“缘”字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列列对这“玉靇天地”的由来之说明。
“玉靇天地”是依附于那块玉坠的,而能后承载此天地的玉坠又岂能是凡物。
人们皆言‘女娲补天’乃是流传于世的神话故事,不可当真。然则非也,此玉坠便是当时女娲补天时遗留下来的一块玉石!
上古之时,“玉靇天地”也不过只是一蛮荒之地。更无此灵气!女娲娘娘不愿此神器白白废弃中威汗蒸房。便改变了这里的一切,还抱养一神兽养至此地,并赐名为“玉靇”。而玉靇天地便由此而来。
不知何时起,此玉坠开始流落至凡间并开始挑选出与之有缘之人,并渡之成仙,远离凡尘之苦海。
沁薇不是第一个与之有缘的人,前面还有两个,第一个是秦始皇未统一之前,一个小国的公主,第二个便是汉朝有名的美女——王昭君。而沁薇,便是第三人,所以,当沁薇渡劫后,无论成功与否,这块玉坠便会转入下一个有缘人之手。因此,沁薇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想着刚刚说到的那只名唤“玉靇”的神兽。每次更换主人,它都会再次陷入沉睡,直至下一位有缘之人把它唤醒!忘记前尘,重新开始!而唤醒的方法便是用自己的血,解开它额头上的封印!
按照竹简上的说法,沁薇走到白玉床旁,找到竹简中所说的机关。想着,作为一只神兽蜜x蜜水果糖,“玉靇”该是什么样的? 高大威猛,又或是盛气凌人?
沁薇作好接见神兽的准备,深吸一口气,按下机关的按钮。
耿沁薇:“……”
说好的高大威猛,盛气凌人的神兽呢?眼前这只如小奶狗般大小的东西是什么?
沁薇感觉被骗了!神兽即使不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但也不该是小狗一样吧,唯一不同的便是它的耳朵,它的耳朵很特别,沁薇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看着这只神兽,沁薇迟疑的把手咬破,滴出自己的血液印在“玉靇”的额头!
奇怪,这没有变化啊,这只神兽也没有醒过来。想不出其他办法慢慢来我的爱。沁薇只好把“玉靇”抱了出来,放在白玉床上!
看着没有反应的神兽,沁薇决定先出去好好看看,了解一下这个“玉靇天地”!
除去刚刚看过的那些,旁侧还有一间小屋子,屋后还有一个小园子。据竹简所说,园子里栽种的是一些鲜果!
本还想去园子看看,却突然想到,自己出现在这“玉靇天地”。闺房中的自己还在吗?如果有人来找而自己不在的话会怎样?
自己该怎样回去?自己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回去?
“回去”沁薇在心中默念着,试着用这个方法能够回到房间裴少飞。
慢慢的睁开眼,沁薇害怕看见的还是“玉靇天地”里的一切。
“呼”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印入眼帘的是自己床幔上的布帘。
听着门外有人谈论、说话的声音,沁薇喊道。
“绿竹”
“格格,怎么了?”听到格格的唤声,正和李嬷嬷说话的绿竹推门来到床边。
“格格,可还有哪儿不适?”跟着绿竹一起进来的还有李嬷嬷。看着格格只叫了绿竹,李嬷嬷不由得问出声。
“无事,只是有些饿了!嬷嬷去给我拿些吃食吧!”李嬷嬷虽背叛了自己,但那也是以后,至于现在,她没有做错事,对自己也真心。无故处置了,也是不行的。只能这样慢慢的疏离罢!
“是,格格”虽不明白明明可以派个丫头去做的事,格格为何会让自己去做,不过,听着格格话里的不容拒绝。李嬷嬷也只能咽下心里的疑问。道了声是便出去了……
看着绿竹她们好像并没发现自己不在房间,沁薇松了口气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
“回格格,刚过了戌时三刻,您才睡了一刻钟!”绿竹答道。
才睡了一刻钟?不可能吧,自己在“玉靇天地”里,虽没有看时辰,但少说也有半个时辰的,怎么会是一刻钟?
压下心中的疑虑,沁薇决定等夜间再回“玉靇天地”去看看。
不一会儿,前去端吃食的李嬷嬷回来了。
“格格,因是晚了,不宜吃过油腻之物,因此,奴婢带了些粥过来。格格用点儿?”带着满脸的笑意,李嬷嬷问道。
本只是打发李嬷嬷出去的借口罢了,不想,当李嬷嬷把粥端出来后,自己还真咽了咽口水,饿了。
“嗯,端过来吧!”
慢慢的把一小碗粥喝完,也已八分饱!休息了一会儿便叫绿竹让人打了水来,沐浴!
夜,渐渐的深了,看了眼在外间矮榻上熟睡的绿竹。沁薇轻声唤道:“绿竹”
待确定绿竹无惊醒后,沁薇默念了一句“玉靇天地”!瞬间,床上空无一人!
未完
选秀之路即将开始,她将会给家族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带来怎样的震撼,四爷即将露面......预知后续精彩章节,请点击阅读全文即可继续阅读。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4 2016 06 06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