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起义时刻为什么闽北是徐霞客出游最多的地区?-武夷新区微友汇

为什么闽北是徐霞客出游最多的地区?-武夷新区微友汇

徐 霞 客 闽 北 游 考 略
作者:和勇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明代南直隶江阴(今江苏江阴)人,是明代伟大的地理学家、文学家。徐霞客一生游历30多年,足迹遍及今19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除散失者外,目前保留的所著十卷《徐霞客游记》约60万字,以日记体形式,翔实记录了途经的山川源流、地质地貌、水文气象、动物植物、交通地域、人文民俗等,是世界上第一部广泛系统探索和记录岩溶地貌的地理学著作,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文学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徐霞客五入福建四进闽北,留下了《游武夷山日记》《闽游日记·前》《闽游日记·后》,对闽北的描写,还散见于其它篇章中。现从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徐霞客游记》、中华书局出版的《徐霞客游记校注》中整理考证如下:
一、徐霞客五入福建四进闽北
第一次入闽东港宋老六,明万历44年(1616),时年31岁,留《游武夷山日记》约3400多字,由江西铅山经分水关进入崇安。《江右游日记》载“两过信江……此昔余假道分水关而趋幔亭之处,转盼已二十年矣”,江右游为崇祯九年(1636)。《游武夷山日记》篇首尾标注起始点均为崇安城关:从北面登武夷山“出崇安南门,觅舟。……下舟爬书网,挂帆二十里,返崇安。”
第二次入闽,泰昌元年,庚申(1620年),时年35岁。《游九鲤湖日记》载“浙、闽之游旧矣。余志在……闽之九漈……计其近者,莫若由江郎三石抵九漈。遂以庚申(泰昌元年,即1620年)午节后一日,期芳若叔父启行,正枫亭荔枝新熟时也林书含。”说明了出游时间——端午节后,地点——仙游,路线——由浙江江山入闽,经仙霞岭进入福建浦城。据《徐霞客游记校注》“闽游路线图”注明:浦城—建瓯(建宁府)—南平(延平府)—福州(福州府)—莆田(兴化府)—九鲤湖。另家事无理,《游九鲤湖日记》篇末载:“是游也,为日六十有三,历省二,经县十九、府十一,游名山者三。”但实际见于《游记》中仅浙江一日、福建五日共六日记录,其余五十七日未见记录,按“日有必记”习惯,恐为兵火散失所致。
又据《闽游日记·前》载:“……黯淡滩,水势奔涌。余昔游鲤湖过此……”,佐证经延平往福州抵兴化府。
第三次入闽,崇祯元年(1628),时年43岁。《闽游日记·前》详细记载:“……登仙霞岭…至梨岭麓(今五显岭)…宿于九牧。……饭于仙阳…抵浦城…至观前…登金斗山…泊水矶(今建阳水吉)…至双溪口,与崇安水合…抵建宁郡…太平驿…大横驿…黯淡滩…至延平…宿三连铺,乃瓯宁、南平、顺昌三县之界。……越白沙岭,是为顺昌境。又二十五里,抵县。……至杜源…十五里至将乐境……”
另,该记中“十六日,六十里,至双溪口,与崇安水合。又五十五里,抵建宁郡。雨不止。十七日,水涨数丈,同舟俱阁不行。上午得三板舟。附之行……”十六日晚留宿建瓯一晚未有记载。
第四次入闽,崇祯三年(1630),时年45岁。《闽游日记·后》详细记载:“……登仙霞—浮盖山—过九牧,宿渔梁下街—下浦城舟;凡四日抵延平郡问道外传。……”这里,十分详细描写了浮盖山的地形地貌、岩洞峰峦,因“雨阻寺中者两日”,在山腰上的“大云寺”住宿两晚,在浮盖山历时四天,比游览武夷山还多了一天。“下浦城舟,凡四日抵延平郡”,较三年前同样春季同样线路,从浦城—延平确需四天,同样,照样留宿建瓯1-2晚,但未有记录。
第五次入闽,崇祯六年(1633),时年48岁。游记墓志均未见记载,仅在《游记》附录《徐霞客先生年谱》中载“崇祯六年,癸酉,游五台、恒山,三游闽漳。游记自七月二十八日至八月十一日。闽游无记。”
综上,徐霞客四进闽北,途经武夷山,浦城、建阳、建瓯、延平、顺昌。其中在武夷山、浦城、建阳、延平留宿,其中延平留宿两次起义时刻,一次四晚,一次一晚,推测建瓯留宿二次,顺昌过境。提及光泽、邵武。
二、《游记》多篇幅描写闽北,具有很高的文学、科学、旅游价值
《徐霞客游记》中有关闽北的描写除主要体现在《游武夷山日记》《闽游日记·前》《闽游日记·后》,还散见在《游嵩山日记》《游太华山日记》《游恒台山记》《江右游日记》。具体是:《游嵩山日记》中“……飞泉堕空而下,舞绡电练,霏微散满一谷,可当武夷之水帘。盖此中以得水为奇,而水复得石,石复能助水不尼水,又能令水飞行,则比武夷为尤胜也。……”《游太华山日记》中载:“……雨后,怒溪如奔马,两山夹之,曲折萦回,轰雷入地之险,与建溪无异十二新作。……”《游恒台山记》中载:“……循之抵山下,两崖壁立白屋之恋,一涧中流,透罅而入,逼仄如无所向,曲折上下,俱成窈窕,伊阙双峰,武夷九曲,俱不足以拟之也。……”《江右游日记》中载:“……又二十里,过旁罗,南望鹅峰,峭削天际,此昔余假道分水关而趋幔亭之处,转盼已二十年矣。……”
《游记》在游山、乐水、赏石、探幽中体现出很高的文学、科学、旅游价值。
游山:主要体现在对武夷山、浮盖山的描写。对山“脉、形、峰、岩”白描细致,如“一峰独耸,大藏壁立万仞”;“其地东南有浮盖山,跨浙、闽、江西三省,衢、处、信、宁四府之境,危峙仙霞、梨岭间,为诸峰冠。”
乐水:(武夷九曲)“……流甚驶,舟子跣行溪间以挽舟。……”(建溪)“……过如飞鸟。三十里九头元圣,黯淡滩,水势奔涌。余昔游鲤湖过此,但见穹石崿峙,舟穿其间,初不谓险;今则白波山立,石悉没形赤座灯里,险倍昔时。……”“将乐之水从西来,沙县之水从南来,至此合流,就如延平之合建溪也外星人陈山。……”“宁洋之溪,悬溜迅急,十倍溪速。盖浦城至闽安入海,八百余里,宁洋至海澄入海,止三百余里,程愈迫则流愈急。况梨岭下至延平、不及五百里,而延平上至马岭,不及四百里而峻,是二岭之高伯仲也。其高既均,而入海则减,雷轰入地之险,宜咏于此。”
赏石:(浮盖山)“……皆盘石果叠而成,下者为盘,上者为盖,或数石共肩一石,或一石复平列数石,上下俱成叠台双阙,……山顶之石,四旁有苔,如发下垂,嫩绿浮烟,娟然可爱。……”
探幽:(浮盖山)“……匍匐入一罅。罅夹立而高,亦如外之一线天,第外则顶开而明中国石柱网,此则上合而暗。初入,其合处犹通窍一二,深入则全黑矣。……”
三、为何闽北成为徐霞客出游最多的地区?
徐霞客共出游19次(年),先后进出福建五次四入闽北,比《游记》篇幅最多的云南还多二次,主要一是“天时”:造物主赋予的自然景观吸引。徐霞客第五次出游即到武夷山,逗留两晚三天,郭文韬留下《游武夷山日记》约3400多字,《闽游日记》中将乐玉华洞、永安桃源洞、莆田九鲤湖、福清石竹山,特别是意外发现的浦城浮盖山、建溪延平黯淡滩等都有十分精彩、细致的描写。其中武夷山的“一线天、水帘洞、九曲竹筏”、浮盖山的垒石洞穴、“建溪”的急流险滩等,不仅令徐霞客“兴不可遏”,而且在省外游考中还多处引用类比。二是地利。武夷山脉和仙霞岭支脉构成闽赣浙间的天然屏障,也是三省的分水岭,是闽浙赣最高最长的山脉,也是我国大陆东南的自然地理制高点,在山脉崎岖褶皱起伏中情定少林寺,有着与山脉垂直或斜向交叉的垭口郑在娟,正是这些垭口,成为出入闽的咽喉要塞,主要有崇安的分水关、光泽杉关、浦城仙霞关。这是中原进出闽的主道,此外还有闽东福鼎分水关、闽南诏安分水关,它们是与浙江、广东的出入关。历代京城都在福建北方,当中原人要进入福建时,第一选择是经长江水系或钱塘江水系入闽。因此,徐霞客第一次入闽经游黄山后由江西上饶铅山分水关入闽;第二至四次入闽因游浙江后经仙霞关入闽。三是人和。五次入闽其中三次到访漳州见族叔。族叔,名日升,字华祝,天启乙丑进士,为漳州府推官,后任南靖知县,“先生两次入闽,皆往漳访之”,第三次入漳无记。另访黄道周,黄道周,字幼玄,号石斋,福建漳浦县人,天启二年(1622)进士,历官翰林院修撰、詹事府少詹事。南明隆武(1645-1646年)时,任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首辅)。为明末学者、书画家、民族英雄。
四、挖掘《游记》遗产大港城,变遗产为资产
保护整理徐霞客游线,挖掘徐霞客旅游资源,对于开发闽北大旅游产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徐霞客游记》为我们留下了十分宝贵的遗产。《游记》具有很高的文学、科学、旅游价值。它是导游手册:我国古代旅行家不少,但他们多系国家派遣安贞堡,出于政治上的原因,有国家(朝廷)资助;或为求法朝山,出于宗教需要;也有的经商需求,甘冒“蛮烟瘴雨”。徐霞客出于对祖国山河的强烈热爱,以地理研究为己任,毕生从事旅行考察,靠变卖家产、求友告贷解决游资。有时身无半文,被迫卖掉衣裙,才换得一顿饱饭都市摩天楼。他遍游南方各省,长期野外生活的劳累和瘴毒损害了他的健康,全身俱发疹块、“两足俱废”,丧失旅游能力,为旅游考察献出了生命。所留存《游记》对每个风景区的位置、特点、各风景点的分布、地形变化、交通路线、旅程安排等皆有记录,还提供有关的历史背景、文物古迹、传说故事、风情习俗等情况,是一部选胜登临的导游手册。今人称徐霞客为“游圣”,把他当年从浙江宁海第一次出发的“5月19日”定为“中国旅游日”。它是地理学百科全书:他开辟了地理学上系统观察自然、描述自然的新方向索桥的故事。早年重点解剖名山地区,后来详记旅途沿线情况,考察范围逐渐扩大。每到一地,必尽量登高,便于观察地形,了解山河大势;穷源探尾水系,随流观察;考察山脉“行周其四隅”,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对地貌(山脉走势、丘陵分布、盆地坐落等)、岩溶(是世界上最早系统研究岩溶地貌的珍贵文献,也是徐霞客在地理学上最突出的贡献)、江河水文(有关建溪描写)、地热气象、物产土产、政区交通地名等全面真实记录。它是历史实录:忠实地反映了明末社会农业、手工业、商业(如“乃市顺昌酒”)、民族、政治(如“兴海盗为梗”)、人民生活、宗教、文物等,是后人认识明末社会情况的最直接的实录。它是文学名著:名山游记成为写景佳作,重写实,在对自然环境真实、细致的描写,穿插民间传说、神话故事活跃文笔,始终洋溢着对祖国山川的挚爱。是用文学笔调写科学著作的典范;是用日记体写作的典范。
五、变遗产为资产的对策措施
1、申报徐霞客游线标志地。
徐霞客游线标志地论证活动系由人民政协报、中华文化促进会、中国地质学会徐霞客研究分会、《徐霞客游记》开篇地浙江宁海县政府共同发起,旨在推动沿线地方政府梳理研究徐霞客线路遗产情况,促进徐霞客游线遗产资源保护和利用,为推动国家层面“申遗”奠定基础,造福当地百姓。自2015年以来每年论证评定一次,目前已有浙江、江西、云南、广西、河南、福建六个省份27个县(市、区)论证评定,闽北周边的将乐、江山、黎川名列其中。浦城县域内浮盖山、五显岭、仙霞关、九牧、仙阳、金斗山,《游记》着墨较多,浮盖山东南面浙江方向已经开发,“一山游三省”时机条件已经具备。20多年前南平市政府、省旅游局、中国徐霞客研究会曾在武夷山市举办“中国武夷山徐霞客旅游”活动,效果很好。《游武夷山日记》描写细致。《游记》体现两宿延平,其中一次留宿四晚,对延平域内的黯淡滩、大横驿、太平驿、三连铺……均有记载。浦城县、武夷山市、延平区申报“徐霞客游线标志地”时机条件具备,建议抓紧组织实施。待条件成熟后,将建阳(水吉)—建瓯—顺昌“捆绑”“打包”集中申报。
2、组织开展“徐霞客游线”游学活动。
游学、研学是当今旅游的趋势,古人“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市十多年以来打造的“朱子之路”游学已经成为海内外靓丽的旅游品牌,海峡两岸“朱子之路”游学已经成功举办十年,今年第十一届活动即将展开。国家教育部牵头十三个部(委)发文,要求利用假期组织开展游学活动,建议由市旅发委牵头组织“徐霞客游线”游活动,具体:一是市域内:浦城—建阳(水吉)—建瓯—延平—顺昌—将乐;二是省内:浦城—建瓯—延平—仙游或永安—漳州;三是武夷山—分水关—婺源—黄山;四是浦城—江山—雁荡山等。
本文来源:闽北日报,作者:和勇抱歉!一直在领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43 2015 12 17  
« 上一篇 下一篇 »